写在一个电闪雷鸣的雪夜

从窗口望出去,橙黄色路灯照射下堆满积雪的屋顶散发着苍白的光芒。远处已是昏暗不清,雾罩着,看不到是否藏着别致或者异样的风景。此时心中的抑郁也许和这雪夜一样,除了眼前照亮的这点儿空间,似乎无它路可寻。

罕见地在雪夜看到红色的闪电,听到轰隆的雷声,这在汉乐府中描述的奇景不知道算不算是帝都的特色?在这样的夜里,会有几个人像我一样望着窗外的雪景,想着心中的愁绪呢?

唉,问题在,感叹也于事无补,还是洗洗睡吧。

大学之道

大学之道,在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古之欲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此所谓三纲八目。

德,古文悳,说文:「悳,外得于人,内得于己,从真心。」段注:「内得于己,谓身心所自得。外得于人,谓悳泽使人得之。」

半部《论语》治天下,此话不虚啊!四书五经,并非那么没用。

古汉语的博大精深,怕是我难以再有机会参悟了。

每读文言文章,总觉得语词铿锵,鲜有白话文能与匹敌。

决定以后文引一句,不然决不动笔。

2005终将结束,二十多个小时以后,它就成了过去式。

留下的只有回忆,和那不能抹去的时间印记。

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这笔帐谁能算清呢?

明天和永远

要像明天会死去那样活着,要像会永远活着那样学习。

今天天气不好,阴沉沉的,据说有雪。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站在很高的地方,很害怕,下面一片空虚与飘无。一个晚上就在梦里挣扎,早上罕见地在别人没起来之前自然醒了。自以为没有恐高症,不知道为何如此的害怕。难道是昭示着什么?

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自从进了大三以后又陷入到了迷茫之中,大一的迷茫是对未来无所知的迷茫,现在的迷茫是对未来无所把握的迷茫。整个生活似乎建立在空虚的不确定的未来基础之上,总感觉不塌实。

上午在报刊阅览室看久违了的《新周刊》,没有吃中饭,回来以后泡了包面。

到了年底了,事情也有很多,两门专业课下学期换教材,要从书店订购。火车站过来卖票,N多次通知,N多次更改通知。我只好让各班班长去做。其实都是小事情,做每件事都能很快解决,但是要是很多事情连起来压在你头上,就会发现,也是非常的浪费时间。我一直想让各个班去管自己的事情,并不是为了自己能偷懒,而是觉得当你以后回忆的时候,能想起来的还是自己班的同学,临近几个宿舍的哥们。为什么不以小班的名义去做些事情呢?可还是发现,在数学系,大家根本不习惯,年级的概念远大于班级。我这个学期忙于自己的事情,没有很努力的去做些活动,结果就是晾了一个学期。当然不可否认的还有一个原因是,大家很难凑到一块了。上课是要上课,下课还有选修课,双修日又有副修,再加上忙于各类的考证,估计最关心的也就是出国就业考研问题了。

我一直在想,能不能办一些Seminar,比方说关于计算机语言的,关于英语的。但是想归想,做起来很难。一个是缺少很多条件,比方说common room,比方说比较有责任心愿意负责的人,共有的时间。还有更重要的就是有没有人愿意参加,就像一个同学说的,虽然我的室友数学很好,但是我不愿意问他。就是一个面子问题,大家抹不开脸面去讨论,或者还有些互相看不起,如果有个大佬,可能就会好很多,但是都是同学,你到哪儿找?一个年级的力量也有限,官方的号召力也有限。有些事情我是深深的体会到了,不是一时激情就能办好所有事,也不是你觉得好的想法别人都会赞成,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有很多,这个社会就是需要妥协和折中。

之后会有连续的考试了,感觉很累,以后的事情再说吧。把考试搞好先。

The Real World

Welcome back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but you can love it.

一个无趣的Christmas,
一个努力的Christmas。

明天要考保险学和宏观经济学,
其实这一学期来也只听了两三节课而已。
30块一个学分不知道交的值不值。

晚上自习的人好少,
刚考完四六级,而且是圣诞夜,
谁愿意在冷冰冰的教室里受冻呢?

其实没有打算今天还写,
我想上网查一下什么叫做“近因原则”,
博导却在上,
打开了电脑又没事可干,
只好打开Outlook写几个字了。

看保险学的时候忽然有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想法,
关于病态方程组的。
计算方法里面说方程组病态比较难解,
那能不能用它来做加密呢?
虽然对于那些超级机来说,一般的病态不算什么。
但是考虑到一般的情况,极端病态的方程组应该是可以算是单向的HASH函数。
可它们经常牵涉到舍入精度的问题。
如果在这台机子上的精度和在另一台机子或者系统上的精度不一样的话,
加密后再做解密显然是不行的。
而且怎么处理语言中的某些高频词?
嘿嘿,忽然间就想到这个问题,可现在又没时间仔细的去看。
也不知道是不是别人已经走过的路,
应该是会有这方面的研究的吧,这么浅显的联系。

唉,不是很高兴。
老想关于得关于失,
老是阻止自己想,很讨厌的感觉。

再说说今天看的东西吧,吃完晚饭看了会儿杂志,12月的程序员。
上面有一些对未来程序界发展的点评,挺好看的。
业界很看好Microsoft的Visual Studio 2005.net和SQL Server 2005。
比较批评Borland的业绩。
程序语言方面,看来是JAVA和C#风头强劲,
C/C++原地踏步,别的是逐渐落败。
虽然对AJAX技术评价很高,但Javascript也处于颓势。
看来是不是要对JAVA多学一些了。
在百合上看到IBM上海技术开发部招实习生,做J2EE。
也是要求熟练掌握JAVA,熟悉C/C++。
发现自己选择的书错误,桌面程序开发真是还不如直接去看.NET。
而且微软讲桌面程序设计的书对C++的深层介绍实在少的可怜,
有点像做VFP时候的感觉了,就是教用软件。
只是最近实在是没时间看,还是打算要粗看一遍。
还是有用的。

我觉得AJAX也是挺有意思的,
特别是知道我喜欢的GMAIL用了这个技术之后,
还有一个人搞的X2Blog,界面很好看,速度也还可以。
打算学一下。放在下个学期好了。

他还没下,O,我快崩溃了。
等吧,继续写。

最近觉得自己总是眼高手低,潜心不够。
其实这半年来学习还算努力,浪费时间也比原来少多了。
只是压力好大,以前错过了学好数学的最好时机,
大二也太忙于所谓的社会活动,好后悔。
能把数学学好已经很不容易了,事实上数学的用处是很大的,
只不过作用不像别的学科那么明显罢了。
越往上学越觉得有用,越后悔没学好。

人就是这么怪,只有失去的东西,才觉得弥足珍贵。
而在手里的,就不是那么的珍惜了。

呵呵,我的BLOG也逐渐地丰满,写了半年了。
发现自己比别人勤奋得多,上网的乐趣也就是写BLOG了。
大三也是属于我大学生活的重要一年,
我想把它给记录下来,
等以后我有了孩子之后,给他/她说:
看,你老爸的大学!
BLOG真的是好,并不习惯写日记,
因为实在把握不好语气,不知道是写给谁的。
有了Weblog之后,倒是释然了,就是写给别人看的,
给我的朋友,还有稍微感兴趣的人。
也成了我联系的一个纽带。
我尽力于展示自己真实的一面,
还有生活中无法表达的情感。

新的一年也快到了,也是个新的开始。
忽然有点想家了,
大概这个寒假会是在家呆的最长的一次了。
明年的暑假是肯定不会有那么长时间在家里了。
我还是喜欢北方那种浓浓的人情味儿,
不像这里,这学期出去吃饭只喝了一次酒,
是因为我请客。
要在老家还不被人灌死了。

还有南方人的孤陋寡闻,
我们对南方的了解要比他们对北方的了解多多了,
有点像是美国和中国了,毕竟是强势经济啊!

不说了,赶紧查,然后睡觉,还有考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