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香山

目录 旅行

下午在电视上看了个《李献计历险记》,直接没把我脑壳看坏掉。之后七荤八素地躺在床上,在似睡似醒中迷瞪了一个小时,睁开眼忽然看到一幅奇怪的景象,从窗帘缝隙中透过的一点亮光在三四秒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了下去。直到现在我也不确定那是现实还是梦中,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我随后陷入了白日梦后的各种恶心、难受和不适中。

周末就是这样,可能安排个一到两件事,其它时间睡也不是,坐也不是。徒留些无聊烦躁心情在那,如此一来就特别羡慕那些把日程排得满满的人。为了不让自己烦躁,我也在尝试找一些不那么无聊的事情去做,比如骑车爬香山。

这个念头由来已久,但付诸实施却只是昨天的事。有各种原因,懒惰,周末不愿意动弹;住的太靠里,出城太远;没有人一起玩,不认识路之类的。真正促使我成行的是微博上的一句话,做好一件事的最好方法,就是去做这件事。

在我很久很久以前拟定计划时,最大的困难就是不认识路。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困难一部分来自于没有好的地图,另一部分来自于一些所谓老鸟的行话。在香山路线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有以下几个:海二招、鬼笑石、果快、茶棚、马道等等。理解这几个名字费了我不少劲,比如海二招原来是海军第二招待所的简称,而不是海淀区第二招待所;果快原来不是地名,是果园和快活林的简称。不过,惭愧地是,我现在还是不知道这几个地方在哪儿。

有人可能觉得很习惯,但我真厌倦这些个装逼的词儿。就比如拿 5D Mark II 相机非得叫“无敌兔”,佳能 EF 50/1.8 镜头叫“小痰盂”,还有各种“小白、小小白、爱死小白”等。唉,难道就不能正正经经地说话?我以后可能慢慢地会理解这些词的含义,但我也会尽力地不去使用这些词。

再说回来,在我很久很久以前拟定计划时,是希望从珠联大酒楼-海军第二招待所-松鹤山庄那个香山入口进去,骑防火道熟悉一下香山的地形。以后有机会了再跟着别人走山地。但没成想到的是,因为什么森林公园养护完成开放之类,除正门外的其它门大多关闭不让走了。有一个老大爷在那拦各种车,行人如果不是当地居民也会被拦下。

无奈只能另想它法,有人给我说珠联大酒楼南面不远有一个山地入口。于是我就战战兢兢地从一个挂着军事禁区牌子的路口进去了,进去之后右转走到尽头有个看起来像部队的院子。大门右侧有条小路,我就很冒失地骑了进去。刚开始没有什么坡,还能骑。

山路的开始阶段
山路的开始阶段

骑没多久就到了一个挺长的围墙边,从那儿开始就有些变态了。再加上从我家到香山路上已经花了 30 公里了,体力也跟不上,于是很多坡就是推过去的了。下面是一个特别变态的地方,下降约有一米,路外侧有个大石块,内侧小沟不到一尺宽,还拐个弯儿。我觉得如果不从大石头上飞过去,走内侧不倒也得磕牙盘,只好无奈地扛着车过去了。

变态小坡
变态小坡

实话说,走的这段山路我是又累又怕,我这种平原长大的孩子哪儿骑过这种路呀?左侧是石壁,右侧是山崖,掉下去即使有小树挡着,也好不到哪儿去。我是好不容易捱到了防火道的出口啊!这个出口外面应该是梅园。

防火道-梅园
防火道-梅园

回来后我回顾了一下这段上山线路,我估计我走的可能是果园的上山路线,但是后来可能走岔了,所以才从梅园上了防火道。中午到下午这段路上太阳不多,基本上都在阴影下,不会很热。虽然看到防火道很兴奋,但无奈地发现自己已经木有力气了,于是只稍往上爬了一点儿,就溜车下去了。

不知名建筑
不知名建筑

唉,本来想继续写点儿的,被一个工作电话给弄烦了,罢了。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1 条评论

  • 厦门-上海-苏州闲游图片 – 马开东博客
    2014-06-12

    […] 第一次香山 (0) – 下午在电视上看了个《李献计历险记》,直接没把我脑壳看坏掉。之后七荤八素地躺在床上,在似睡似醒中迷瞪了…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