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那,饶了我吧

目录 生活

本来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该好好复习了,今天正看编译原理到头痛,辅导员又打电话来,问我准备材料没,说我还有保的希望,最好再申请一下。

我都无语了,本来就不抱希望的,专业23/87,结果在最后参加保研考试人中间排到14,去面试何炳生,最后他问我一句:暑假没好好复习吧?我说:哦,我准备考计算机。

然后我们专业居然保了12个,再去掉英语不够的薛老板,我就是那门口的一个了。对于保研名额分配的问题,我实在也不知道,可以说猫腻是没有的,但肯定有领导们的个人意愿在里面。对于劳菲的遭遇,我深表遗憾,其中的原因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是,假如前面有人拿到外校的资格,不占本校名额,劳菲很有可能保上,毕竟是统计的第一名。如果她保上了,那么下一个可能是我。所以这个希望也是很渺茫的,我就弄不懂为什么不一开始就直接按照客观标准确定下来,非得搞来搞去的。既然英语成绩是硬性标准,就按标准来,那么我就非常可能保上了,既然对英语成绩有松动,为什么劳菲那么好的成绩保不上?

其实我一开始都没有渴求能弄到保研资格,一开始也根本就没打算走保研这条路。但是现在又搞得我心神不宁,不愿意放过机会,勉强去申一下,软件所直接把我给拒了,理由是申请的人数太多,我未能脱颖而出。今天又给信息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特快专递了一份材料,不知道人家睬不睬我。现在是,人家睬我,我拿不到保研资格,没用;人家不睬我,我拿到保研资格,又没有时间去申请别的学校,我又实在不想留到数学系了。

烦烦烦,还不如根本轮不到我呢,我能专心看我的书。算了,还是看书去,不能寄希望于如此低概率事件上。
Copyright © 2005-2006 Solrex Yang. All rights reserved.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