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校记

目录 回忆

在折腾了一天之后,总算回到了学校,收拾收拾东西,开始写点东西。

唉,什么叫春运,今次回来是彻彻底底地体会得更加深刻了。

先说说买票,卧铺票是不可能买到的了,就是硬座,不提前个几天也是买不到的,所以我就只买到了一个L170的硬座。

提前了一个小时去火车站,等了一个钟头后被通知到站前广场等车,好家伙,两三百人那,就我们这个小站。期间有一个到上海的L218,比我们这队人还多,提前进站了一会儿,结果十分钟后回来一大把人,说是只开三个窗口,没开车门,怎么也挤不上去。这时候我感到有一丝的恐慌了,然后我哥发信息说他在站台,问我进去了没。我一开始还嘴硬,说不用送,后来想来了就来了吧。然后我们就进站,L170缓缓地开进了站台,大家瞅着那8号车厢,一拥而上,我的反应慢了一点,就被隔到外面。我哥就拉着我往里冲,300多人那,只开一个车门,那架势,阿~~,现在想想都后怕,要不是我哥拉着把手隔住我,我就掉进两节车厢中间的空当了(嘿嘿,这里赞一下哥,体育系的身体还是没说的。)。然后我就感觉我的身体已经不属于我了,往前往后已经由不得我,反正就是一个劲地往前挪。前面一个妇女送她的两个侄女上车,车上就上去了两个人,然后她就卡在门口说要下去,结果一群人进不得进、退不得退,我被卡在车门那块儿,痛不欲生啊!眼瞅着胜利就在眼前,喊啊叫啊,可就是动不了。最后好歹是挤上去了,进去发现,咦,怎么是卧铺车厢,赶紧找个座坐下,列车员说就是这车。后来才明白临时列车好多都是这样的车厢,下铺坐人,中上铺放东西。

其实车厢里还是挤得下的,但是后面的人不明白情况,恐怕挤不上车,居然有几个人打起来了,拿帽子拍,还有拿棍子的,有两个人踩着人群的肩膀进去了。后来有列车员来调整,排队上车,才顺利了些。在车上坐着想想刚才的情景,真是后怕,要是跌倒了,被踩死都有可能,真是太不值了。其实这种车坐着还是挺舒服的,我们那节车厢不是很挤,开始我那个铺上坐六个人,基本不能动,后来一个人起来了,情况就好多了。大部分是到昆山、上海、苏州去的民工,虽然说不是很有礼貌,而且没座的也吵嚷着挤在座位上,但都是老乡,还算和气,大家都是出来混的,谁还没出个门啊,挤点就挤吧。

一路上没吃没喝,因为一个人坐车不好去厕所,三点的车,四点才开,七点半到徐州,十点一刻到蚌埠,一点一刻到南京。总算熬到了头,出站后叫了辆出租,杀到鼓楼校区的汉口路校门。到同学那借宿了半宿,天明吃了顿早饭,蹭八点的班车回到浦口,总算松了口气。

现在想想,我是真不愿意再坐一次这样的车了,上车那会儿真是吓死人。真不行了下次我就骑车回去,反正就是两条国道,就拐一次弯,还能把人给丢了。

还想说说个插曲,到同学那的时候大概一点三刻,他还没睡,在客厅里上网看书。告诉我已经回来一个同学了,和他女朋友住在里面。上次去在他们宿舍看见一张行军床,他给我说他们宿舍一个人的女朋友大概一个星期会过来住上两三天,然后有时候那个男生就睡行军床,当时我还不怎么相信,这次看来是真的了,同居居然同居到集体宿舍来了。我实在困得不行,我同学却不想睡,还要看书,我就一个人到里屋睡去了。睡着了一觉,醒来时候是六点多点,然后就睡不着了。想着这个房间里面还有一对在床上,谁不觉得别扭啊!就收拾收拾爬起来,七点,天已经亮了,就见那张床上被罩子蒙的严严实实,被子却掉下来半条。算了,我也别在这耽误人家的好事了,就起来去吃早饭。谁知道我同学那家伙还在看电脑,我都快崩溃了,什么魔幻玄幻真有那么大魅力吗?唉,这世道!

正好在百合上一查八点就有老师班车,我起那么早,干脆就早回浦口吧!也幸亏没睡懒觉,不然只有下午回来了。
Copyright © 2005-2006 Solrex Yang. All rights reserved.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