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目录 生活

睡到自然醒,近11点钟。爬出已有些凉意的被窝,冲个暖暖的热水澡,换上干净的衬衫和内衣,无比的熨帖舒适。刷一个牙,刮一下脸,清清爽爽地拥抱休息日的到来。

裹上厚厚的冬装,武装到手指,出门去约会北京城灰蒙蒙的太阳。周末的沃尔玛也不见许多人,迅速找到售套餐的柜台,拎着盒饭出去结帐。坐在休息桌椅上处理完毕,折身回去,再出来时,手中又多了袋曼可顿和大桶酸奶。

徒步四十分钟,穿越过熙熙攘攘,总算望见“第三极”那三个无比自恋的招牌大字。与几个电子城门前的车水马龙相比,中关村广场背后有点像浦口,街道上鲜有行人和车辆,不过,一点也不违背“北京是个大工地”这个结论。

旋转门进入,上6楼。抱起萨缪尔森的《经济学》,开始寻找地盘。居然看到被坐弯的铁折椅,莞尔。往来两番仍无空座,无奈转身间见三箱书成L状,大喜。自此坐定直到打烊。凡两日,阅过百七十页。

看过萨氏经典,才知道南大商院那套教材实应标为:考试专用。从切入之深浅,或是讲解之简详,差之千里。萨氏书中引阿尔弗雷德·马歇尔的一席话:我最大的野心就是增加剑桥大学输送给世界冷静而热情的人才,他们愿意把自己最充沛的精力贡献给社会,设法解决身边的社会困苦;直到了解高雅而高尚的生活的全部实质内容,他们才会满足。倘若中国大学能以此为训,国之幸甚。

我应感谢学到的半拉子金融专业,虽未得真才实学,却把那数学人对经济的狂妄除的一干二净。经济学内容于数学未见艰深,但其规律的掌握却不知难多少倍。数学家眼里的是抽象世界,经济学家目及的却是现实生活。人和人类,不是几个数字能简单表达的。

阅读观念也随之改变,已然不是那个拿起什么都读得下去的孩子了。翻开报纸,只会去读财经、政文版,所谓的经济学家们拿着一串串数字支撑起某种观点砸来砸去要比几个男人争几个女人好看的多。隐藏在政经行为背后的逻辑也会告诉你表面和本质相差其实很远,经济学家和政治家最精通的就是把毫不相干的事情放在一起,创造出某种关系,然后让你接受他的结论。最好笑的是,同一件事情同一组数据经常得出不同结论。经济学是个美人,需要用智慧去揭开她的面纱。

回家的路上,九点钟,北京城依然沸腾。中国的圣诞夜,是属于情侣的,我仍无福消受。想起书中所说实证经济学与规范经济学的区别,大概爱情是 normative 的吧,可我总是用 positive 的眼光去看,注定是看不透的。
Copyright © 2005-2006 Solrex Yang. All rights reserved.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