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的兄弟

有感于周二的晚会,想说又没有合适的契机,而且有些话也不好说,就在这里写两句吧。

菜博弹肖邦的时候技术不合时宜地放出了DV片段,引得全场笑声一片,完全盖过了琴声。从一开始就知道你肯定要生气的了,钢琴是要在安静时候听的,这种环境下有谁会去欣赏呢?他们做的很不对,但我想说的却是一个对待这个的态度问题——这些东西不要太放在心上。这些晚会不是音乐会,本来就不可能有太多人能听懂你的琴,我承认,包括我。也许大家想要的就是一个放松,或者说是一个调剂。在这种场合下,可能你所做的,说得恶俗点,和一个花瓶差不多,希望你看了不要不高兴。

不是每个人的great都可以被人发现的,也不是每个人发现的great都会被别人欣赏的。像我以前说过,好多艺术家所做的就是把他们感受到的写出来、画出来,然后对别人说,看,多么的beautiful。可是很多情况下一些人会摇摇头说:so so。受教育程度和方式的不同会导致认知能力的不同,大家都没有错,但应该起码有的是对人的尊重,这一点,他们没有做到。只是希望你能想开点,take it easy,就全当“对牛弹琴”,而这群牛却被草料吸引了,根本不抬头看一眼。

还有小黑,tears in heaven,给一个女生唱的,可那个女生却不在场。很欣赏你的毅力,大概是你第一次如此认真的追一个女生,我很替你打抱不平,为什么她不答应你这么一个优秀的家伙?能对爱情如此认真的人对朋友也肯定不会差。作为兄弟,对未来的可能嫂子不好说什么,只是想对你说几句话:我知道你是真心喜欢她的,但她心里对你怎么想你清楚吗?按照现在这个状态,如果她答应你以后,你会感到快乐吗?对她一贯对你的态度,你能接受吗?

几个哥们都在劝你,虽然说大家说话只是很玩笑的那种,但还是希望你好好想想。不要反过来说我们先入为主的看法,自各儿的痛自各儿知道。Cheer up, guy!

Copyright © 2005-2006 Solrex Yang.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