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

目录 生活

我还真发现自己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今天 PM 找我谈了一下,意思就是说对我这半年的实习很满意,要给我发奖金,不过得等到我毕业了以后再到公司来实习的时候发给我,数目不算小,卡卡卡卡。鉴于还没吃到嘴里,就不透露详细情况了。虽然是口头约定,我也不怕他抵赖,不给也可以啊,到时候让 Sun 给我写几封推荐信也值了,^_^。

其实我很感激我们公司的。当初申请的时候是很随机地填了现在的公司,我也没报啥希望,电子公司怎么可能要我呢。 PM 电话面试我,一点都没紧张,随便聊了聊,谁知道就让我过来北京。我还有点害怕,不会是搞传销的吧,那么容易就让我过来。后来看看公司的写字楼还算气派,就想反正是到写字楼里,难不成还在那把我给捆了,横了一条心就来北京了。嘿,后来发现还真的不错。同事大部分都是计算所和清华的,而且大部分都是有着将近十年工作经历的,气氛很轻松,相处很容易。我尤其感激 PM,对我非常好,刚开始实习那会儿我随便做出点什么东西他都会发邮件给大家,内容都是:Thanks Wenbo for the good work! 之类的话。这对一个刚踏入职场的学生有多大的鼓励可想而知,这份实习能让我得到满意的报酬,还能让我感觉到自己努力被大家承认,能力被大家认可,我真的很幸运。

刚来公司那会儿开始熟悉回归测试,是使用 DejaGNU 的自动测试框架。熟悉了 DejaGNU 后我就提出把回归测试环境规范一下,然后 PM 就放手让我把已成型的环境修改了一遍,顺便给 DejaGNU 加了几个扩展。所以现在公司里可以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回归测试环境、Tcl/Expect 和 DejaGNU,当然出了问题大部分也是找我。规范了这个以后编写测试脚本的任务就简单多了,只需要使用已有的库就可以。然后 PM 就让我给模拟器添加了一个命令行补全的东东,刚开始以为很难,后来发现 readline library 之后,就简单许多了。然后 PM 就说,看你代码写的不错,你就负责移植 GDB 到我们的芯片上吧。当时我听着都有点晕,妈呀,GDB 我总共才用过三四次,这一开始就让我移植,有点恐怖。我说,那我试试吧,然后真就把 GDB 给弄出来了。其实真正写代码的时间只有两个星期左右,其它时间都是在学习,调试器必须和底层相当大的联系,对 architecture 不熟悉肯定做不出来的。我就是一直在了解一些新名词:prologue, epilogue, stack pointer, frame, unwind, isa, delay slot, elf, dwarf2, calling convention...太多东西了,学了不少。GDB 大概不到两个月就完成了,然后就写模拟器的 gdbserver,就写 debug stub,提交一些 debugging information 的 bug,还修改过一点 BFD Lib, GAS, OBJDUMP, OPEN64,当然是很简单的为了 fix bug 的修改啦。不过基本上除了 vedio codec 那部分的东西,工具链的其他的软件我都摸过一点,^_^。还是在公司里能锻炼人,其它的不敢说,在 MIPS 的 architecture 方面,我不算个生手了,在 GDB 和 Dwarf2 文件格式方面,我也有了相当的了解。

怎么说呢,我之所以感激公司就是它相信我的能力,让我去做那些我都不敢想的工作,给了我很大的满足感,也让我学到了很多,也算是以后求职的资本。而且公司对我不薄,不是那种只用最低廉的价钱购买员工劳力的公司。我从来没提过薪水的事情,公司却给了我几次意料外的惊喜,让我在金钱方面轻松了很多。Sun 说他想在中国花几年时间培训一支 compiler 和 system 的团队,正好我研究生阶段也是在北京读书,目前有一个打算想跟着 Sun 学 compiler,这样的话无论以后求职或者是出国就相当容易了。反正我还有充足的时间去考虑这件事,等回到南京以后要多看看 compiler 方面的 paper,研究一下 Open64 的 code,好好评估一下自己的能力和兴趣。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2 条评论

  • Clarence
    2007-04-22

    运气确实好
    另外,这更新速度赶得上我去年了这时候了。

  • Solrex
    2007-04-22

    一般这样说明我最近心情不太好 ^_^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