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死了

目录 生活

今天天气真冷啊!一直两天都预报说有雨夹雪,到昨天晚上才真正开始降温,今天风呼呼的,冻死了快。

六点钟,起来,拎着同学们折的纸鹤去参加孙麟平老师的追悼会。唉,其实孙老师也不算一个太不幸的人,不过该要退休颐养天年了却没有那个福气,也很可惜的。据说他是在11月15号早上要去给我们上课的时候突发脑溢血的,结果上课的时候就没能赶来。在医院动手术因为风险比较大,伤着的地方离中枢神经太近了,然而不手术又没有办法。好象手术还是不成功,在医院住了半个月,也没有醒来,就这么去了。遗体告别的时候,看到孙老师的脸,浮肿得都不敢认了。

这许多年来,也看过了好多生离死别,其实对这些东西的感触不是那么大了。我发现我已经变成了一个狠心的人。

一上午就这样过去了,回来的时候去家乐福买了点东西,到学校已经一点了,食堂也没东西吃,就歇下来睡觉。周五下午和同学一块去溜旱冰,周六招待华东师范大学的同学,吃了顿饭,逛了逛校园。

说到华师大数学系的那帮人,有好多和我们不一样的地方。首先,男女比例不一样,他们数学系男女比例居然能达到1:1,而且基地班女生还多些。这次来的是基地班,女生来了20个,男生13个,让接待的那帮小子也都挺惊讶的。嘿嘿,也有一帮没去的小子挺后悔的。其次,很嚣张,主要是男生。讨厌得不行,最甚的是那个班长,刚见面的时候我和他握手,他好象很不屑的样子和我碰了一下,我当时就想骂他,妈的你算什么啊!后来我们几个学生带他们去吃饭,回来一直给我抱怨,讲那小子说南大只有一个程崇庆,然后就没什么厉害的人了。说什么他们基地班多厉害多厉害,废话,你们是全系挑出来的学生,还实行淘汰制,得些奖学金有什么稀罕的啊?我们带他们逛校园的时候,我们的人一介绍这里是什么什么,他就会说他们那有什么什么。哦,My God!怎么有这样的人呢?自信心超级爆棚。虽然说一般情况下如果一个人比另外一个人有劣势,他就会比较强调自己的长处来避免被别人看不起,但是如果表现到这样的话也是太搞笑了吧!我们南大的学生是很谦虚低调的了,不会向别人炫耀什么。比如说我和东大的学生在一块,从来只是夸他们,你们工科如何如何的好,我们这个差那个差啦等等,本来你学校就比别人好,还吹个屁呀!而且学校牌子和自己能力也没关系,谦虚点又没坏处。在外面,谁知道你周围有谁呢,说不定你在吹的时候旁边就坐着个北大清华的在心里暗暗鄙视你呢!这小子倒好,自己没什么本事,吹的倒是还可以,而且把他们别的年级得的荣誉全挂到他们头上,一股娘娘腔,恶心得不行。你们华师大在全国排第几,你们数学在全国排第几,在华师地位如何?真是奇怪了,到南大来吹牛?相对来说女生好多了,和她们聊天的时候,她们就很清楚自己,不会有那么激烈的表现,一个学生应该为自己的学校骄傲,但是没有必要非得和别人比较谁好谁坏。我会说,我们学校不如北大清华,但是我仍然为我的学校骄傲,为她给我的知识给我的环境给我的一切,虽然有些并不令人满意。她们有个女生就说,你老是在批判南大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到最后还要总结一句,其实南大还是挺不错的。是啊,这就是我对南大的态度,我批判她的缺点是希望南大能变得更好。

诶嘿有些激动了,但我确实看不惯这样的人。

外面好冷啊,风从门缝里面吹进来都让人觉得冷,真不想去自习,不过这两天忙着一些学习外的事,偏微分方程已经拉下好多课了,必须得去看了。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