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 vs. CS

目录 IT杂谈, 读书

这是一篇很古老的文章,翻译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

固定链接:http://share.solrex.org/os/ee_vs_cs_cn.html

从前,在一个离这儿不远的国家,一个国王召来他的两个谋臣进行一项测试。国王给他们看了一个闪闪发光的金属盒,盒子上面有两个插槽,一个控制按钮和一个手柄,然后问道:“你们认为这是个什么东西?”

其中一个谋臣,电子工程师,抢先答道:“陛下,这是一个烤吐司机。”国王问他:“如果让你给它设计一个嵌入式计算机,你会怎么做?”这个工程师回答说:“利用一个4位的微控制器即可,我将写一个简单的程序读入亮度盘(译注:the darkness knob,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将其量化到从雪白到煤黑的 16 阶亮度水平上。这个程序将使用该亮度水平作为 16 个初始时间值表的索引,然后启动加热元件,用该亮度水平映射到的时间初始化计时器。在计时结束后,关掉加热元件,弹出烤好的吐司。如果您愿意的话,下星期我就能给您一个可以工作的原型。”

第二个谋臣,计算机科学家,立刻认识到了这种短视想法的危险。他说:“烤吐司机并不仅仅是用来把面包变成吐司的,它们同样会被用来加热冷冻华夫饼。在您面前所放置的其实是一个早餐厨具,当您的臣民变得越来越老练时,他们将需要它提供更多功能。他们会希望早餐厨具同样可以用来烤香肠、煎培根和炒鸡蛋,一个只能做吐司的烤吐司机将会很快被大众废弃。如果我们不未雨绸缪,在不远的几年后我们就不得不完全重新设计烤吐司机。”

“考虑到这一点,我们可以制定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首先,创建一个早餐食品基类,特殊化这个基类到几个派生类:谷物、猪肉和禽肉。特殊化的过程可以重复进行下去,比如谷物可以派生出吐司、松饼、薄煎饼和华夫饼;猪肉可以派生出香肠、links和培根;禽肉可以派生出炒鸡蛋、煮鸡蛋、荷包蛋、煎鸡蛋和多种煎蛋卷类。”

“火腿奶酪煎蛋卷类尤其值得特别注意,它必须同时继承猪肉、奶制品和禽肉类的特点,除了使用多重继承,这个问题无法得到妥善解决。在运行时,该程序必须创建合适的对象,并发送消息到该对象:‘把自己弄熟。’当然,由于多态性,这条消息的语义取决于该对象的类型,所以它对于吐司对象和炒鸡蛋对象分别具有不同的含义。”

“回首目前我们的进程,可以看到,分析阶段揭露了一个基本的需求,那就是该厨具需要能做出任何种类的早餐。在设计阶段,我们发现了一些衍生的需求,特别是我们需要一个面向对象的、支持多重继承的语言。当然,没有哪个用户希望当煎培根时鸡蛋变凉了,所以并行处理能力也是必要的。”

“我们绝对不能忘记用户界面。用来控制食物的手柄缺乏通用性,亮度盘令人困惑。一个产品必须具有友好的图形界面,否则不会受到市场欢迎。当这个早餐厨具启动时,用户应该看到一个牛仔出现在屏幕上。用户点击它后,一条消息“正在启动 UNIX v.8.3”将显示在屏幕上。(当该产品推出时,Unix 8.3 应该已经发布了。)然后用户可以下拉菜单,点击他们想做的食品。”

“当在设计阶段做出首先规划软件的聪明决策之后,在实施阶段剩下的只是选择一个合适的硬件平台了。一个使用 Intel 80386 CPU,拥有 8 兆内存、30 兆硬盘和 VGA 显示器的机器应该足够了[1]。如果你选择了一个多任务、面向对象、支持多重继承且内建图形用户界面库的编程语言,写这样一个程序是件轻易而举的事情。想想如果我们傻乎乎地允许一个硬件优先、将我们锁定在一个 4 位微控制器上的愚蠢设计将会给我们带来多少困难!”

国王听完他这番话,作出了将这个计算机科学家斩首的英明决定。人们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1] 在这篇文章出现的当时,这应该算是挺先进的配置了。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4 条评论

  • phio
    2009-06-20

    Knuth大神说了,过早优化是万恶之源。

    不知道其他学校怎么样,我只知道我们系一大半的人出来以后都不做经典意义上的EE活,基本都是做纯软或者很软的工作。我就是一例 :-)

    个人觉得这两个系还是合并起来比较好。本事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 hill
    2009-06-20

    应该不是将"作出了将这个计算机科学家斩首的英明决定" ,而是将"电子工程师斩首“

  • Yangtze
    2009-06-21

    弱弱的问一下,为什么要把计算机工程师斩首啊?
    虽然嵌入式的本着够用就好的原则,可是从大的层次上来讲,那个计算机科学家说的很对呀,把每一种情况都考虑到了。

  • Solrex
    2009-06-22

    @Yangtze
    这只是一个小寓言而已,是某个好事者在互联网还没有盛行的时候在邮件列表里传播的,所以并不一定代表什么道理。我觉得它只是表达了对OO(面向对象编程)和软件工程带来的复杂度的不满,就像 Phio 提到的:过早优化是万恶之源,那个CS工程师把简单的问题搞复杂了。

Yangtze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