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典礼

目录 回忆

2007 年 6 月 1 号,儿童节,上午拍毕业集体照,下午开毕业典礼,至此我的大学生活正式宣告结束。

这些天忙的我可真是脚不沾地,连续七八天被别人叫醒,每天休息时间大约只有 6 个小时。尤其是今天,手机就没停响过,这个那个事,不过总算一切基本结束了,至少,剩下的事情可以慢慢办,不会因为少做某件事情而搞砸出丑。可以稍微轻松一下了!

下午的毕业典礼是我代表南大数学系 2007 届毕业生发言,居然感到了自己在这一年的变化。去年 9 月受邀参加南京师范大学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学院的开学典礼,发言时因为紧张说错了不少话,出了不少丑。这一年经历了各种面试,跟许许多多陌生人打交道,在公司做 presentation,口才锻炼了不少。前两天去浦口参加交流会时第一次感觉到讲话时候的自然和顺溜,一点点都没觉得紧张和心跳加速,也博得了很多笑声和掌声。今天在毕业典礼上,预料的紧张也没有出现,反而意识到尝试控制自己的语速和感情,也没有说错话。真是好事啊,大概标志着自己更加的成熟稳健了!

前一天晚上临时赶写的发言稿被 yangyi 同学很是称赞,自己也算比较满意吧,贴在这里了。

南京大学数学系 2007 届毕业典礼发言稿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

初夏时节,我们迎来了这毕业的时刻。十几年寒窗聚成了脸上的欣喜,五千多个日夜凝成了眼中的笑意。悄然凝眸,记忆似雁过长空,了然无痕;蓦然回首,怀念恰风卷云舒,波澜难平。

四载寒暑,一千四百多个朝夕,我们将生命中最美丽最宝贵的一段刻在了南京大学的校园里。自少年而青年,我们在这段旅程中相遇相知;从舞象至弱冠,我们的人生在这里重叠交错。迈入南大时还是个懵懂孩童,怀着对象牙塔的无限期盼,抱着对大学生活的无尽畅想;转眼间就迈出校园,昔时的少年已纳天下经义于胸中,处大千之林而不动。在这里,在南京大学数学系,一百五十多位少年羽化成蝶,即将在我崛起中华的历史舞台上翩翩起舞,加入那美丽的乐章。

师恩没齿,难忘教导谆谆;蜡炬成灰,换得桃李天下。在这一刻,又怎能忘记带领我们在知识的天空里翱翔的恩师们?那四年间讲台上滴下的点滴汗水,记录了他们为我们付出的辛苦;那作业本上留下的只言片语,写下了他们对我们殷切的期盼;那头上渐渐显现的白发,昭示着他们为我们消逝的年华。他们在杏坛上默默地传道授业,将知识之杖传于我们,用真理之光引导我们,以智慧之念启发我们,教会我们如何做人,如何做学问。还有那为我们默默付出的辅导员和行政工作人员,在生活上、思想上帮助我们,开导我们。他们以严厉的批评修整我们旁蔓的枝条,使我们秉然正直,以百般的爱护融化我们心头的坚冰,让我们倍感温馨。我们定会记下师长们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怀着心中默默的祝福,去创造和书写属于我们,更归功于他们的历史。

慈母心怀, 点点如更漏,愿报春晖尽其有。我们坦然而幸福地站在这里,更需要记起的是我们的父亲母亲。寒窗苦读的背后,是母亲温柔的呵护;茁壮成长的身影,离不开父亲训导的支撑。我们所有的痛苦、悲伤和快乐,都会在父母的身上放大百倍。他们无私的爱,让我们能抵抗人生的各种狂风暴雨;他们深厚的情,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永远安全的避风港。虽然在父母眼中我们仍然是孩子,但是在这一刻,我们要对爸爸妈妈说一句:孩子长大了,您可以歇歇了!

钟山无语,为别离悠悠凝噎;石城有思,留幽念默默心中。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但在这离别的一刻,我真的想能把这四年来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打包压缩,刻录在我内心深处,使它们能耐住时间和遗忘的腐蚀,在我慢慢老去的时候,打开放在记忆角落中的它,依然能记起那些球场上飞扬的少年,那些教室中苦读的身影,那些花枝下呢喃的情侣,那些讲台上潇洒的恩师;依然能记起我们在军训场上流下的汗水,在新食堂里流下的口水,在成绩单前流下的泪水;依然能记起那熄灯后的卧谈,考试前的紧张,放假后的狂欢,开学前的想念。我愿将那温馨的一幕幕,酿成一杯杯的美酒,封存在我心中。等许多年后,拍开那历尽沧桑的封泥,定会传出更加醉人的芬芳。

各位同学,站在这里,怀着对恩师父母的感谢,对四年生活的回忆,对光辉未来的期待,我感到非常的幸福,因为我知道所有南京大学数学系2007届毕业生都伴随在我身边。雏鹰初展翅,清声傲云霄,无论身处何时何地,我相信我们07届毕业生定会以喷薄向上的雄姿,成为各自领域内的佼佼者,为我泱泱中华的崛起谱出一曲响亮的乐章。

谢谢大家!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5 条评论

  • 信文
    2007-06-01

    赞!

  • 宜生
    2007-06-04

    时间过得好快,还好,这些年我体重长得不快

  • 晓洁
    2007-06-04

    看的时候,旁边一个同学说“文科的?”,答:数学系的。

  • Solrex
    2007-06-04

    To 散宜生:
    归校近一个月,居然没见到首长,真是有点儿汗颜!

    To Jierea:
    你还没看到我们上一届毕业典礼的发言稿呢,更精彩呢!我这是太仓促了,都没怎么修改。 :)

  • Clarence
    2007-06-05

    真煽情啊,你们动作也忒快了点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