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种感觉,比得上回家

如果老外在这个时候来到中国,他绝对不会产生中国居民购买力低下的结论。中关村的家乐福就不说了,本来天天都跟赶集一样,挤得难受得不行。就我天天光顾的知春路沃尔玛,这两天也是人声鼎沸,所有收银台前所未有地全部亮灯。排队的全推着一车一车的东西,我就拿着一盒饭夹在里头好痛苦啊!人们办年货的热情在中国各地似乎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昨天去村里给我妹买了个三星 E-878,半个多月的工资唰就没了。又到第三极买了几本书,萨缪尔森的《经济学》,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曼昆的《经济学原理》,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回去得好好教育教育我这妹子,学经济的眼光太短浅可不行。这也总算没白看第三极的书,不过两百多块扔里面本想着能订个半年的《南方周末》,却被告知活动已结束,好郁闷。有了这几本书压阵,想轻装回家已经是不可能了,还好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就当背着书包去上学吧。

对于买票来说,我觉得自己运气实在是好。我一直太懒了,懒到连问问怎么买都没有。今天早上才有点着急,正好室友张哥也要去买票,他说太阳园旁边有个预售点,我们早上起来就过去了。一问,人家说:您那,就别问了,今儿已经有好几拨人问过了,这几天到商丘,洛阳,郑州,安阳的票都没有。当时一听就泄了气了,得,那等晚上七点放票的时候再过来吧。从队里出来正准备走呢,后面一美女问:请问这车在安阳停吗?我一听售票员说:这车不停。心中大喜,连忙叫住她,一看是到郑州的票,我就问她退票吗,她说那是给朋友买的,她得问问。我就等了一会儿,哈哈,功夫不负有心人那,她朋友一看在安阳不停,就把票转给我了。临客,有座,除了点儿差点儿,凌晨五点多在北京发车,晚上六点到郑州。晚上到郑州倒没啥,都到郑州了我还回不了家?就是凌晨在北京发车有点愁啊,那么早也没公车,出租就算有也便宜不了,难道我要在火车站先等一宿?真郁闷,不过好歹有票了,刚在新浪看到新闻:“目前本市去往各地的火车票全面吃紧,从今天开始到16日的座位票已经全部售空,仅有部分无座票仍在销售。”我觉得还是值得庆贺一下的。

我们屋的人这两天也就走得差不多了。庞师傅是明天走,他公司放了两个星期假;简哥在鼎好自己摆柜台,无所谓假期,也是明天的票;张哥公司是科技部下面改制的半导体照明产业联盟,国有,没啥事儿,上班放假都比较随意,票还没买到;呼宏宇那小子在新东方学计算机,半个月前就跑了,说先回家过个好年,回来再找工作;还有一个成都电子科技大过来上 GRE 班的研究生,也是 14 号就走了。我好像还是最晚的一个。

说起我们屋里的几个人,我都有点感慨。三个已经结婚的,都是两地分居。简哥在北京已经干了一年半,老婆在南昌老家,还没孩子,大半年回家一趟;庞师傅都不知道在北京待了多长时间了,家在石家庄,两个星期回去一次,孩子刚满周岁;张哥十二月才结婚,嘿嘿,避孕不慎的结果,家在山东,也是多半年回去一次。他们都没有在北京安家的打算,都是为了多攒点钱再回去找个清闲的工作,不然也不会住这种集体公寓。可是他们的工资也和我现在差不多,什么时候是一个头啊。我不愿意显得很物质,但是作为一个男人如果不能让家人过上美满的生活,不能让孩子衣食无忧,还得与老婆孩子分居两地,我认为这样的人根本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如果我的孩子以后说起自己的爸爸是”那个两个星期(半年)回家一趟的人“,我会很谴责自己的。所以在现阶段,以及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我都会以钱作为自己的目标,作为衡量自己能力的标准。就像现在一样,我不想让我妹子觉得自己比别的人差,去羡慕别的女孩儿的穿用,那么我只有努力挣钱,减轻家里的压力。我不会再谈爱情,再谈理想,俗话说:钱短英雄志,失去物质支撑的这些什么都不是。HOHO,过激了过激了,打住打住。

总之,要回家了,前几天还不怎么想,现在真觉得归心似箭那。“没有一种感觉,比得上回家!”可口可乐这句广告,做得真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