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熙攘攘,利来利往

目录 社会

今天晚上考副修第一门,国际结算与融资。不难,有好多老师给的样卷上的题目。又想起来去年VFP的考试,所谓“样卷”,呵呵。

这两天看金融,总有一个感受,“利”字当头。真应了《史记》上的话。

尤其是结算,讲的就是国际贸易中的资金往来,主题就是怎么做到严谨地进行贸易结算和融资,预防和控制可能产生的风险。案例总是谁骗了谁,谁被谁骗。

其实纵观这个世界,不也就是一个“利”字?

世贸部长级会议,开个六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场外,反对全球化的人示威游行;场内,各个利益集团之间扯来扯去。发达国家要发展中国家放弃贸易壁垒,发展中国家要发达国家提供更多援助和开放原材料市场。中国也在这场会议上第一次高调起来,但是起的作用也是有限。中国不愿意做发展中国家的领头羊,既与本身的民族意识有关,怕也与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事实上处于竞争地位脱不了干系。都是以廉价劳动力市场,低附加值产品,加工型工业来挣得国际投资和出口,和中国有利益冲突的有很大一部分也是发展中国家,与竞争对手结盟,对中国也没有太大好处。

首届东亚峰会召开,都注意到了东北亚已经成为会议的核心,主角是日本和中国,小泉和温家宝。中日韩峰会因为小泉政府的不负责任行为被无限期推迟。虽然在镜头前作秀表示友善,小泉也仍然没有改变日本政府对待历史的实际态度,依然是政冷经热。虽然亚洲国家因为日本在亚洲的经济地位现在仍然难以动摇,很难放弃和日本的经济往来,但是不知道日本的强硬态度还能坚持到几时,等到它们意识到整个亚洲的反对态度时候,后悔还晚不晚?东盟眼看着10+3的3抢去了那么多风头,心中自然也是大不情愿,就拉来了印度和澳大利亚、新西兰来作为制衡,试图把东亚峰会的核心集中在东南亚。发展中的印度不能小视,今年的GDP增长速度已经达到了8%以上。俄罗斯也在试图加入。中国想成为一个世界大国,在国际上能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任重而道远。

联想与IBM的整合第二阶段也提前开始了,据联想自称与IBM的整合并没有使它失去客户,反而营业额增长了不少,这一季度的财务报告相当漂亮,新联想正在加速浮出水面。利用奥运会的契机,不知道联想能不能站到领跑位。

民营快递公司纷纷出售,EVD的风云再起,盛大“传奇”的免费运行,国储铜的抛售风波,Google的code jam与Microsoft的code 4 bill、个性化主页与Live.com,三九集团的危机,在现在这个年头,想找到一样东西与利无关,怕是不太容易。

但也总是有一些事情不那么让人觉得功利。尽管有些人是靠着传播感动来获得利益,总比传播谎言的好。南方周末载了一篇文章,关于代课教师的,引起了全国的震动。那些代课教师们拿着一个月40~80块的工资在培养着中国农村的未来。中国西部教育人才的缺口与东部的人才富余形成鲜明的对比。这些代课教师们能坚持在岗位上需要有多大的力量支撑啊。

上海电视台新闻频道报导里写到:

代课教师刘秉章已经32岁了,也因付不起聘金至今单身。几次相亲中,他颇受刺激,他告诉记者:“几乎每相亲一次,女方得知我是代课教师,甩头就走。还有的抛下一句话,你40元一月的工资,是你养女人还是女人养你?”他出去打工过,本来都想不再回来教书了。结果开学了,他到学校去转转,看到那些孩子,却又舍不得再走了!而记者去采访他时,他脚上的皮鞋,还是他父亲出去打工,在外面捡回来再补一补给他穿的。

北寨镇张家堡小学代课教师王政明,62岁,代课47年,至今每个月的工资是40元。因为根本没有能力养家糊口,自己的女儿都辍学在家了。而他却培养出了76个大学生。但是在他来说,教书已成为生命的一部分:“寒暑假时,不用来学校我心里就会空空的,非要来学校转几圈才踏实。”

同样20年来拿40元/月工资的会川镇本庙君安希望小学的代课教师谢毓新,生活压力比李建新更大。他的儿子正在读大学,每年的学费要四五千元,他已经连本加息借了2万元了。李迎新问,如果转不了正怎么办,他嘴唇蠕动了一阵说:“实话告诉你,我真有点坚持不住了。”

经常以为,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是社会的中坚力量,是精英群体,是国家的支柱。他妈的那么多贪官污吏,纸醉金迷,奢侈浪费还不都是这些人干的?多少亿元拍个电影,多少亿元交了市场经济的学费,多少钱的择校费,多少钱的重修费,这群畜生。就像南大,九八五计划给了那么多钱,还是到处哭穷,光跟清华北大比,不想想还有那么多老师连孩子上学都供不起。有本事搞出来个诺贝尔奖啊?人家日本得诺贝尔的也不是东京大学的。想起来去年许靖华给我们上课时候说的,真正的科学不是钱堆起来的,搞科研要那么多钱干吗?最腐败的就是什么自然科学基金。

中国真正的脊梁在老百姓里面,虽然说有时候这种力量会被所谓的精英阶层误导,但历史的车轮迟早会轧死那些混蛋。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