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泡接口

目录 生活, 社会

我以前是一个略具 geek 精神的人。现在不算了,写出来的好玩的计算机技术文章也没那么多了。虽然变无趣了,但我还有生活,所以我决定发掘一下其它的领域。生活中的琐事虽小,仔细琢磨下却有一些有趣的知识在里面。某些人从极小的时候就掌握的常识,对其他人来说可能到老都不明白。典型的例子有识别地图、指南针、手表或者分辨麦苗、韭菜等。

今天说的灯泡接口,也是类似。我从小到大,做过不少次爬上跳下换灯泡的活儿,本来觉得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但自食其力后才发现,原来也没那么简单,至少面临着一个复杂的问题:怎样选购正确的灯泡?

在我老家那个落后的小城镇里,很多东西都是二元的。免费电视信号只有两个:县台和县教育台;(铁路)地下道只有两个:东地下道和西地下道;灯泡也只有两种:(螺)丝口或者挂口。这样购买的风险很低。白炽灯泡一元一个,实在不行的话,买两个不同接口的灯泡就完了。反正在我小的时候有过买错灯泡的经历,算不得难堪。

长大后忽然发现,这世界不再是二元的了。典型的例子就是普通灯泡接口不再是两种,灯泡商品也不再是两种,当然价钱也不再是一元。去年年初,我老婆从公司带回来一个小台灯。它有一个圆盘形的底座,底座中央是一个笔直的灯杆,看起来像是一个倒立的图钉。在图钉的钉尖儿上是灯泡的接口,有一个可爱的圆柱状塑料灯罩可以把灯泡罩起来。灯泡的接口很奇怪,看起来是丝口,但又比丝口细。包装盒上的文字介绍极少,少到几乎无法阅读。在这些几乎无法阅读的文字中,我找到一个神奇的代码:E14。凭着直觉,我认出这应该是灯泡接口的型号。

我用来认知灯泡世界的模型改变了,只好重新建立模型。然后我才知道,原来我平常说的丝口,学名应该叫做“爱迪生螺旋(Edison Screw)接口” ,更确切一些,应该叫做“中型爱迪生螺旋(Medium Edison Screw)” 或者“E27”接口,即直径为 27 毫米的爱迪生螺旋接口。显而易见,除了E27,肯定还有其它的 E* 接口,例如上文提到的“E14”。此外,原来旧式手电筒上常见的小灯泡接口,也属于这一家族:“E10”。

从螺旋接口的型号上来看,中国普遍使用的是欧制接口。我不知道标准是如何制定的,但从查到的信息来看,中国最早的电灯公司是1861年英国商人办的“汉口电灯公司”,采用欧制接口可能跟我国 19 世纪首先被欧洲入侵的这一段历史有一定的关系。

与螺旋接口类似,卡口(或挂口,Bayonet Mount)也是一个家族 。我们通常家庭使用的,应该是“B22d”接口,即直径为 22 毫米,带双(double)接触点的卡口。此外还有射灯常用的“GU5.3”或者“GU10”接口,即插脚式U型接口,也属于卡口的一种。

在我看来,卡口要比丝口更安全,因为其露出的金属部分是不带电的,无意中摸到内部带电的弹簧突起比较困难。但奇怪的是周围的卡口灯座越来越少,我对这个现象非常好奇,却不知道其原因。

当然,除了上面说的这两个系列之外,还有其它的系列接口,可以参考这篇文档《灯头、灯座的型号命名方法及常用型号》 。不过其中一些,例如预聚焦式、凹点式或者汽车用灯接口,一般就只有专业人士才用得着了。

也谈地铁迷药

目录 回忆, 社会

这是篇临时起意的文章。最近经常看到有人讨论“地铁迷药”或者“地铁迷药辟谣”,很多人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而且还有人在微博上、论坛上吐槽,怀疑是被下迷药了,吐槽当时怎样怎样头晕,怎样怎样难受。

简单来说,我的基本态度是“信其无”,但却无法证明“其无”。所以我不讨论它到底有没有,只是就我自己的“丰富”经历,谈谈头晕、恶心、难受、两眼发黑和迷药不一定有关系。

我站着不动久了容易头晕,这是小时候就知道的事情,但至今不晓得是什么原因导致的。高中之前都是我父亲用推子给我理发,他个子比较高,所以我必须得站着让他理发才舒服。我一般站个二十分钟上下,就会头晕恶心,必须得蹲一会儿才能继续站。因而我从小怀疑自己心脏有问题,但后来发现自己足球、篮球、羽毛球各种剧烈运动都不怕,检查也没出过问题,这个怀疑只能不了了之。

长大之后,好了一些。不过大一结束时军训站军姿的时候,我晕倒过两次。晕倒的过程很奇妙,最开始是胃疼,但不是疼得受不了那种,就是悠悠地疼,然后头开始晕,觉得四周景物有点儿晃,然后觉得呼吸困难,接着是两眼开始冒金星(很奇妙,真的!),最后一黑就倒了。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晕倒不是毫无知觉那种,即使是倒地,仍然有意识觉得自己要倒了,因而没有发生“咚”的一声以头抢地的情况。晕倒以后被同学扶到树荫下,喝点儿水,大概十几分钟就能缓过劲儿来。

来北京之后的第一个夏天,在 619 路玉泉路到中关村的公交车上晕过一次。当年的 619 是很破的公交车,而且很难占到座位。我站着站着忽然觉得军训时候晕倒的症状来了,而且还伴有恶心的症状,久病成良医,马上蹲下靠着椅子大口喘气。坐在椅子上的女孩儿看我状况不对,连忙把座位让给了我,我坐在那趴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来。

后来还有一次,是和女友从北海公园回来的公交车上晕的。几路不记得了,应该是北海公园西面某站到知春里东站的线路,过新街口的。那辆车也是那种两节的老车,大热天的闷得透不过气,我就站在两节车厢的连接处。上车感觉还挺正常的,大半程没啥问题,快到了开始头晕。也是赶紧蹲下,女友扶着,忍到下车。下车后直奔中关村海关旁边的麦当劳去买冷饮,在里面坐了好久才敢出来。

前面这几次都应该是天热闹的,后来有一次估计是因为空调太冷导致的。研究生毕业最后一天搬家,天很热,把行李搬到西二旗智学苑租的房子后,到中科院奥运园区找同学吃饭。吃了驴肉火锅,喝了啤酒,略微有点儿上头,就直接去坐地铁回家了。8号线大家应该知道,奥运支线,人特别少。一进地铁我就觉得冷风呼呼灌得我不舒服,等倒了两趟到知春路换乘,两腿都已经软了。我忍着头晕难受坐到西二旗站,头重脚轻,两腿飘飘回到家中,闷头躺床上就睡,第二天一点事儿都没有。

我的这几次遭遇里面,真正晕倒的是在军训场上,因为没法采取什么措施。其它情况下都是蹲下或者坐下,扶着什么东西尽量让自己舒服一些。

我仔细回想过,我头晕基本发生在暑期,或者太阳直射的情况下,因而我认为是体质不耐热导致的中暑症状。至于迷药,虽然好多次头晕发生在公共交通工具上,但我从来没怀疑过,因为根据我的经历根本不可能想到迷药上去。

亲历 Philips 电吹风召回事件

目录 生活, 社会

Philips 服务中心

我从没想到在中国能经历一次商品召回事件,而且是电吹风这种小家电的召回。6 月 1 日,飞利浦召回170余万台电吹风,很巧的是我买的两台电吹风都在这个召回列表中。感谢卓越亚马逊在第一时间发了两封电子邮件通知了我:

尊敬的客户:

您好!

您的订单(订单号 ***)订购的飞利浦电吹风商品正在全球召回和更换。详情请登录指定网站 (www.philips.com.cn/replace) 或拨打热线电话(800-820-0930)以便鉴别及更换。

受影响产品的型号和批次为:

飞利浦轻巧便携系列电吹风 HP4930 生产日期在080117到110130之间(含)
飞利浦轻巧便携系列电吹风 HP4931 生产日期在080117到110130之间(含)
飞利浦轻巧便携系列电吹风 HP4940 生产日期在080612到100613之间(含)

我网上申请了下更换,第二天就收到 Philips 服务中心的电话,约了一周内去领。今天中午骑车去了崇文区幸福大街路口的一个服务点,顺利地把货换回来了。更换的流程极其简单,提供一下预约人和电话,就从一个包装盒里拿出来新机器,把旧机器收走装起来。服务小姐说更换后的机器从今天开始算起享受两年的保修期。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个电吹风都是在 09 年上半年买的,刚过两年的保修期。这次召回我算是捡了个便宜。感慨嘛,自然是有。这次召回事件抵消了 Philips 手机给我带来的坏印象。以后买小家电,Philips 会是首选了。我写这篇博客,也是觉得关心消费者的行为(Philips的召回和卓越亚马逊的及时通知)应该受到褒扬。

PS: 在骑车去幸福大街的一段路上,我忽然发现两边的建筑居然都不超过四五层高,但都挺气派。如果不看牌子的话,恍惚到了哪个小城市的新城区。又骑了一段我才反映过来,这是天安门正南啊,怪不得没有高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