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Old Friend

目录 回忆

半夜了,室友们仍然没有睡觉的意思。鼓楼比浦口管理松很多,温度高于 29℃ 宿舍楼就不熄灯了,直接导致的后果是某些人看电影到深夜,某些人打魔兽到深夜,某些人无聊到深夜。

因为 Linux 下的 Ctex 中文字体特别不好看,QQ 不能登录,不知道如何加载电影字幕等等诸多原因,用 Windows 的时间明显变长。在某部分无聊的时间内,浏览了一下 QQ 好友们的空间。

很久以来与老朋友们的联系仅限于短信和电子邮件,也是渐渐地趋于稀疏。不太多人写博客,就算有,恐怕也没几个人像我更新那么频繁。今天闯进好久好久没见到的一个初中同学的 QQ 空间,该生以安妮宝贝似的文字把我小小地震撼了一下,还是当年的赅子吗?唤起很多旧事的回忆:

赅子,初三时候坐我前排,颇有惊世骇俗之态,亦有不同常人之能。有若干历史事件加传奇让我记忆犹新:

历史事件:

赅子的母亲也是我们初中的老师,所以就被我们万恶的初三班主任马xx整得很惨(鉴于马xx的儿子也是我同班同学,此处略去真名并省略脏话两千字)。赅同学骨头极其之硬,可以说让我叹为观止,绝对是地下党加卧底的最佳人选!具体的事件就记不清了,但我脑子中能浮现出很多幅初三班主任马xx殴打他的画面,是真的殴打。如果事件不大,基本就是拿着书朝头上招呼,猛砸猛呼;有两三次比较严重的事件,马xx把他拉到教室外面用脚往身上踹。有的人可能不信,初中老师怎么可能体罚那么严重。但像我这么从小老实听话的孩子都被他皮鞋踹过疼了一个星期,原因仅仅是在上体育课前的课间和高中部的人踢了会儿球(他禁止我们踢球)。

我们班男同学基本都挨过打,赅同学也挨打,没什么不同。但赅同学与众不同就在于挨打之频繁以及挨打之功力。大概马xx打赅子的频繁程度和严重程度仅次于揍他儿子了,但赅子挨打的时候,从来都是一声不吭。无论问他什么事情,他绝对不会说半句,就算自己有理,他也从来不为自己辩解,你打他就像打一根木头。惭愧的说,其实这句话我也深有体会,因为我坐在他正后面,基本也是把他当作沙袋,什么时候郁闷了就朝他背上打两拳,绝对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哪儿找这么好的沙袋啊?

赅子很喜欢踢球,当时大概只有他不怕马xx的淫威敢在放学后到我们自己的操场上踢球,我们班的其他学生全是骑车到我们县的重点高中或者找个偏僻的小空地去踢球,这也是他挨打频繁的原因之一。很多人都踢球,踢球本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但是赅子就能做到惊世骇俗的就是,他能穿着三角内裤和拖鞋从家里出来,然后跑到学校操场去踢球,我想有这份经历的哥们大概不多。

传奇:

所谓传奇者,就是未经亲眼看到的事情。赅子有很多件,当时班里经常传说他的事情,记忆尤深者有两件。

一件发生在我们同班那年寒假。寒假开学后,某日,班主任马xx面带笑意地问赅子,你家的玻璃都安上了吧,你小子很厉害呀。当时就觉得纳闷,什么时候见过马xx笑那么阴险那么开心啊?一问才知道,这小子寒假把家里的玻璃全搞碎了!我们那有一种礼花,大概像饼干筒那么粗吧,直径大约十几厘米,点着以后会喷出来火花,一般是正月十五在家放。那小子不知道从哪儿搞过来一个那么粗的炮仗,在院子里点着了,可想而知有多大威力,"砰"的一声家里和邻居家的玻璃全都被震碎了,他在家也挨了一顿好打。

一件发生在小时候,我同桌给我讲的。我们县在盖建设银行家属院的时候,挖出来一个防空洞,当时很多人进去玩。因为没有照明,进去都是黑乎乎的,他们小孩子就乱摸。赅子比较背,摸着摸着就摸到了一坨屎,手上那个臭啊!本来是很倒霉的事情,谁知道这小子一转身就往别的人身上、脸上抹,抹完就跑。出来以后他们几个在一起玩的家伙都快给笑死了,然后一直就被传为笑谈。

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现在居然用那么忧郁那么脆弱的语言去抒发心中抑郁,去表达自己,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的。

孩子长大了...

孩子们长大了...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