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回家的长假

目录 生活

作 者: isince2003
时 间: Thu Sep 30 17:59:12 2004

十一长假,好多人都回去了,看着别人走,挺羡慕的。

高中的时候想着考大学一定要考很远,考到妈妈看不见的地方,然后自己在那就可以 为所欲为了。呵呵,想想这些想法也是够搞笑的,自己走得再远也是妈妈的孩子,不管身 份怎么变,母亲仍然是母亲。她是永远有资格教训自己的。

来南京上学是原来的一个打算,原来是觉得喜欢这个城市,真的来了,才发现,自己 喜欢的只是那个古时候有着风花雪月却又颠沛流离的南京,而不是现在夹在发展的空隙中 ,不知道何去何从的落魄的南京城。曾经是小弟弟的苏锡常却一跃居上,生产总值是南京 的几倍,总是让这个老大哥不甘心。而自己又有着一些古旧的东西扔不下,现代的东西进 不来,总算还暂时有着一个相对来说仍然是文化中心的地位,又难保在这个强势经济的霸 权文化冲击下能坚守住这个位置。这就是我眼中的南京,一个北方人眼中的南京总是让人 觉得那么小气,习惯了方方的城市,方方的房子,直直的路还有慷慨的北方人,然后怎么 看南京都觉得有一点小别扭。

毕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那,这些东西是怨不得也骂不得的。南方人的精细使他们自 古就是富庶之乡,而北方老实的农民只能跑到南面来给他们打工。南方人对别人隐私的重 视,虽然一方面表现为各人自扫门前雪,但是在另一个方面也少了很多侵犯他人的可能性 。

以前总是看到骂河南人的东西,刚开始还是很气愤,后来渐渐得不觉得什么了,毕竟河南有一亿多人,你不能要求别人按照你的做事原则去理解某些东西。但是笼统的说河南 人怎么怎么样,就像说中国人怎么怎么样一样,都不是正确的。所以说,在一个北方人眼 中的南方人也只是代表个人观点,并不涉及到什么攻击。

虽然南京不怎么样,南大还是很舒服的,一开始在浦口,还总是抱怨这抱怨那的,过了一年来,发现自己喜欢浦口肯定会超过喜欢鼓楼,也许吧,可能是时间能改变很多东 西。

在浦口这一年,没有做什么事,社团没有参加,学生会没有加入,凡是一切涉及到别人的活动一概没有什么作为。只是静静的看了一年书,交的朋友不多,还算有一两个, 算是知足了。大学毕竟不是中学,离社会近了一步,人和人关系就复杂一点,虽然没有钱锺书先生的慧眼,但也总算十几年没有白活,一些东西还是能看出来的。说到这总会想起 来高中时候的幸福生活,比起来这么多年的学生生涯,虽然高中时候最累,但真的是很幸福。回忆起一些事情,总是还有那么一些怀念在里面。

第一次长假就是去玄武湖,人山人海呀,公交直做了两个小时,到公园还被通知涨价,经历了好些折腾,就发誓以后长假再不出去了。又加上下了五六天的雨,老天不给面子。就只好放弃了。在机房里泡了几天。长假就过去了,当时就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回家呢。

第二次长假是特想回去,可是怕见一个人,人就是这些讨厌,总会考虑到别人的存在,像挤在罐头里的鱼,动都不能动。非常遗憾的没有回去。

然后就到这次了,这次就根本没有回去的打算,也是因为那么多次都没有回去,也是习惯了。就是不知道这次留这能做些什么,唉,有一句话说得真哲理,计划就是计划。

写了这么半天,倒是像给朋友写一封信,反正是自己的话,管它像什么呢。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