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那

目录 旅行

今年这年过的啊,可真是郁闷。在外面折腾了一学期了,本想回去好好休息调养一番,可惜懒觉一天没睡成,天天被拉起来走亲戚。唉,大家庭就有这个好处,永远有走不完的亲戚。七大姑八大姨的就不说了,再加上我的那帮哥哥姐姐们还在可劲儿地造,我现在有多少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我自己都数不过来。更甚的是春节前一个比我就小俩月的外甥奉子成婚,看来我离当爷爷辈也不远了,真是老了啊!!!

回家过一个年,人憔悴了一圈,真是不爽。先说回去的火车,北京凌晨5点44发车,弄得我早去也不是晚去也不是。本来心一横想早晨起来再打车过去,可翻来覆去睡不着,只好爬起来去火车站,正赶上319最后一班车。坐了整整一白天啊,天黑时候才到郑州,又从郑州坐9点的车往家倒,到家已经11点了。其实从北京到郑州的车上一点都不挤,从发车就没多少人,很奇怪。反倒是从郑州回家的车人比较多,不过短途的占大多数。

过年觉睡不好还在其次,最郁闷的是饭也吃不好,见了油腥就反胃,在家八天吐了两次,饿得前胸贴后背还只能清汤稀饭,唉,无语啊,不是享福的命。从家里回来,火车票还买不到,只能坐了趟加班的汽车,原来的大客都往南方跑了,只有那种平常作中短途运输的29座的宇通,坐着别提多难受了。下午两点抢上的车,开到维修厂检修到5点半,刹车片漏油,后轮卸下来擦擦刹车片再上油装上。腰窝着,冷风吹着,晃悠着,一会儿上高速一会儿下高速,开得贼猛,居然安全把我带到了北京,我都有点奇怪。早晨四点半从莲花池车站下来都快冻成棍了,坐走夜路的汽车不多穿点衣服真是一大失误。还好六里桥北有944直接到翠宫饭店,看到站牌都快激动死了,总算不用再往西站折腾了。

到住的地儿已经快6点了,上床眯了会儿,8点起来的时候还发现自己有点发烧,好悲惨啊。泡了碗面,吃了点药就赶公司来上班了,还好到中午烧就退了,可胃还是一直不舒服。总之,这个年过的很不好,不过不算倒霉,老杨我的心情还是很好地。牢骚发完,扯乎,好好吃饭去。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1 条评论

  • 信文
    2007-02-25

    沙发一个,加油加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