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梦

目录 生活, 社会

火车是越来越难坐了。这次和我坐一趟汽车的有几个人,前一天都曾尝试过坐火车,但都没能挤上去。想起去年春运回校时上火车的镜头,300多人挤一个几十厘米宽的车门,现在还有点后怕,所以这次没再敢尝试去买硬座车票。而在我家那个小站,卧铺车票是相当难买的,那得意味着你在车站里有相当硬的关系,不然是绝对没有可能搞到的。春节黄金周,五一黄金周,十一黄金周,虽然对商家来说代表着更高的人气,更好的销量,更多的利润,但对于需要旅行大半个或者小半个中国回家的人来说,只能是更难买的车票,更拥挤的车厢,更贵的商品,更累的假期。

在这些倒霉的人当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学生和农民工,这大概是最惨的两个团体了。之所以说他们最惨是因为在这两部分人里只有极少数才有可能负担得起除长途汽车和火车之外的交通方式,而且一般的旅行距离都不会短,再受到地理因素的限制,很多人基本上是没有选择,只能坐某趟火车或汽车才能到家。所以他们不得不提前N天买票,不得不忍受无座票,不得不起早贪黑地赶车。当学生的如果再碰到南京大学这样的无良高校,火车票都不能保证给学生买到,就会更惨。(在我所知道的高校里面,能做到像南京大学这样对学生的购票问题那样令人发指的也屈指可数,还好它的放假时间一般比较早。)

不管用什么统计方式,学生流和民工流总是在持续增多,因为中国的学生越来越多,民工也越来越多。高校的扩招虽然逐渐放缓,但二级学院,私立院校,研究生招生依然在增加,农民工就不用说了,现在回到老家看看还有多少年轻人在家里死种地?但我觉得这并不是主要原因,更重要的原因在于这两种人的城市之梦,大城市之梦。如果学生都选择在本省甚至本市读书,如果民工都选择在省内打工,结果会是怎样?但人都是有选择的权力的,把城市和乡村相比,更愿意选择卫生教育文化购物环境比较完善的城市;把大城市和小城市相比,更愿意选择有着更多机遇和挑战的大城市。暂住证根本无法限制住庞大的流动人口,而中国落后的交通网也只好承载它的无法承受之重。

说到底城市有什么好,估计聊起来都会抱怨这个那个,但真正做起来都会像是餐桌上的某些人,一直对别人说不好吃自己却绝不停箸。城市化进程是不可避免的社会现象,虽然中国的农民并没有失去土地,而是在贫富差距下自动选择进入城市,但也是一种无奈。对于学生来说,可能这种状况改善一些,因为他们的城市之梦要比农民工的实现起来容易许多,但也是几人欢喜几人愁。“学而优则仕”慢慢地转变为“学而优则 oppidan ”和“学而优则 American ”。成长在大城市的人们也许会羡慕农家那恬淡的生活,但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梦仅是诗人描绘的景象,也仅仅是士大夫才有能力获得的。从来就讨厌很多上海人、北京人那样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但是谁不愿意享受呢?相信看到今年春晚农民工孩子的朗诵,很多在外奋斗的人心都酸了吧!

中国的城市总要比乡村强上许多倍,大城市也比小城市强上许多倍。每次回家总感觉像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所有的生活习惯都必须得改变,在感慨于家乡的落后以外总免不了对大城市的向往。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学里最努力的总是那些来自小地方的学生,为什么农民工们干着城里人不乐意干的活拿着低几倍的工资仍然开开心心,因为他们知道在物质条件上这里比家乡好很多,因为他们渴望留在大城市,希望成为城里人。就像 American dream 一样,在他们眼里,大城市就是一片乐土,一片充满冒险和成功故事的新大陆。

但是,他们仍然和旧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这些新大陆的探险家们只能忍受一年才能回家两三趟的痛苦,只能成为人人讨厌的春运庞大客流中的一员。在路上时,他们肯定都会梦想着有一天自己发达了,就再也不用和别人一起走这条路了。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1 条评论

  • 杏林小草
    2008-02-26

    车票难求......反正小草和铁路是没缘分的了,没几次能成功坐上火车,只能买高价汽车票......
    春运期间,在车站买票,最大的感想有两条:
    1.计划生育好。
    2.为什么要留在广州?回家多好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