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地铁迷药

目录 回忆, 社会

这是篇临时起意的文章。最近经常看到有人讨论“地铁迷药”或者“地铁迷药辟谣”,很多人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而且还有人在微博上、论坛上吐槽,怀疑是被下迷药了,吐槽当时怎样怎样头晕,怎样怎样难受。

简单来说,我的基本态度是“信其无”,但却无法证明“其无”。所以我不讨论它到底有没有,只是就我自己的“丰富”经历,谈谈头晕、恶心、难受、两眼发黑和迷药不一定有关系。

我站着不动久了容易头晕,这是小时候就知道的事情,但至今不晓得是什么原因导致的。高中之前都是我父亲用推子给我理发,他个子比较高,所以我必须得站着让他理发才舒服。我一般站个二十分钟上下,就会头晕恶心,必须得蹲一会儿才能继续站。因而我从小怀疑自己心脏有问题,但后来发现自己足球、篮球、羽毛球各种剧烈运动都不怕,检查也没出过问题,这个怀疑只能不了了之。

长大之后,好了一些。不过大一结束时军训站军姿的时候,我晕倒过两次。晕倒的过程很奇妙,最开始是胃疼,但不是疼得受不了那种,就是悠悠地疼,然后头开始晕,觉得四周景物有点儿晃,然后觉得呼吸困难,接着是两眼开始冒金星(很奇妙,真的!),最后一黑就倒了。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晕倒不是毫无知觉那种,即使是倒地,仍然有意识觉得自己要倒了,因而没有发生“咚”的一声以头抢地的情况。晕倒以后被同学扶到树荫下,喝点儿水,大概十几分钟就能缓过劲儿来。

来北京之后的第一个夏天,在 619 路玉泉路到中关村的公交车上晕过一次。当年的 619 是很破的公交车,而且很难占到座位。我站着站着忽然觉得军训时候晕倒的症状来了,而且还伴有恶心的症状,久病成良医,马上蹲下靠着椅子大口喘气。坐在椅子上的女孩儿看我状况不对,连忙把座位让给了我,我坐在那趴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来。

后来还有一次,是和女友从北海公园回来的公交车上晕的。几路不记得了,应该是北海公园西面某站到知春里东站的线路,过新街口的。那辆车也是那种两节的老车,大热天的闷得透不过气,我就站在两节车厢的连接处。上车感觉还挺正常的,大半程没啥问题,快到了开始头晕。也是赶紧蹲下,女友扶着,忍到下车。下车后直奔中关村海关旁边的麦当劳去买冷饮,在里面坐了好久才敢出来。

前面这几次都应该是天热闹的,后来有一次估计是因为空调太冷导致的。研究生毕业最后一天搬家,天很热,把行李搬到西二旗智学苑租的房子后,到中科院奥运园区找同学吃饭。吃了驴肉火锅,喝了啤酒,略微有点儿上头,就直接去坐地铁回家了。8号线大家应该知道,奥运支线,人特别少。一进地铁我就觉得冷风呼呼灌得我不舒服,等倒了两趟到知春路换乘,两腿都已经软了。我忍着头晕难受坐到西二旗站,头重脚轻,两腿飘飘回到家中,闷头躺床上就睡,第二天一点事儿都没有。

我的这几次遭遇里面,真正晕倒的是在军训场上,因为没法采取什么措施。其它情况下都是蹲下或者坐下,扶着什么东西尽量让自己舒服一些。

我仔细回想过,我头晕基本发生在暑期,或者太阳直射的情况下,因而我认为是体质不耐热导致的中暑症状。至于迷药,虽然好多次头晕发生在公共交通工具上,但我从来没怀疑过,因为根据我的经历根本不可能想到迷药上去。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3 条评论

  • Iron_Feet
    2011-08-01

    嗯!作为一个从来没晕倒过的人而言,看到别人晕掉总觉得蛮恐怖的!

  • caibaiyin
    2011-08-08

    我在高一军训时晕倒过,眼前一片金黄色的东西转啊转的,我就没知觉倒了下去,幸亏班主任老师扶住了我···这么一说,我有点想念我高一的班主任了,呵呵。祝身体健康啊,别再晕倒了。

  • tek-life
    2011-10-30

    你这晕倒还蛮高雅。
    我夏天,累了,就容易拉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