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2 月

昨天儿子问我:“蒙古是什么样的?内蒙古是什么样的?”我说:“内蒙古咱们今年不是去过吗?”他说:“哦,感觉也不怎么样,不比咱们小区好多少!(我们住的是一个老破小区)”

然后我想仔细想想上次内蒙都去过哪几个地方,忽然觉得有些地名已经想不起来了——这才仅仅四个月。翻开博客看了看,有些事情还是记一下比较好。

12 月从居家办公开始,第一次感觉情况有些变化,是 2022 年 12 月 3 日,居家办公的一个周末。我骑电动车带娃去公园玩,发现周围四个核酸点全都关门了,仅存的一个排起了长队。虽然 12 月 3 日中午有个辟谣:“网传北京市明天起全面放开为不实消息。”但我觉得从动作上来看,肯定是要放开了。

但我这时候还没想起来囤药,因为我觉得再不济医院总不会没药,去医院开药还能走医保、商保。后来知道,这想法天真了。

5 号本来也是居家,但是 4 号公司发了一个模棱两可的通知,把原来要求 24 小时核酸改成了 48 小时核酸。然后考虑到晚上有个直属领导的月度会,侧面了解了下说领导一直都没居家,想了想还是去公司了。

正上着班,媳妇说家里被封单元了。晚上开完会回到家,先去超市买了些蔬菜,孩子喜欢吃的面包,拎着袋子进楼。门口有两个值班,问我进去就不能出来了,我说好。本来想再去买点药的,下班实在太晚,怕超市关门了就没去。

5 号夜里,赶紧京东下单了抗原检测试剂、芬必得、感冒药。事实上已经晚了,下完单都没法显示送达时间(这时候不知道外卖送药啥样,应该试试,忘了)。我看了下同事的情况,有的 12 月 2 日下单的芬必得也一直没发货。

实际上抗原是 12 月 9 日送到的,感冒药是 12 月 13 日送到的。因为我阳的比较晚,这俩还是起了作用的。但芬必得是 1 月 1 日送到的,这就没毛用了,都阳康了。家里还有两瓶美林,也没那么着急,但我还是在 12 日托儿子同学家长帮忙买了瓶杂牌的布洛芬缓释胶囊,50元/盒,19 日光远给了我两盒布洛芬缓释片。

6 号封控一天,做了一次上门核酸,7 号就解封了。然后我就又开始正常上班,就开始了相当魔幻的两周,看着周围的人成片地被感染,看着医院急诊被挤满,看着海淀医院药房挂出通知“布洛芬、感冒药都没有货”,看着美团外卖里的所有药房都下线不在营业时间,看着大家在各种群里抢购抗原、抢购布洛芬。

我不怕被感染,但我想感染得晚一点,因为我家里药都没备齐。所以我在公司里极为谨慎,回到工位就酒精湿巾擦手,全天戴口罩,中午在工位吃饭。

我媳妇单位比较奇葩,政策天天变。她先居家了几天,又因为是部门内少数自驾上班的,多值了几天班,然后又居家几天。前面防护得也挺好的,但是在 20 日周二她还是开始咳嗽了。刚开始测是阴性,22 日周四测出来是阳性。她一直也没发烧,所以刚开始也没用药,后来痰多后用了一些抗生素。

然后我就释然了,该来的总会来的。24 日是周六,我带俩孩子出去中关村广场公园转了一圈,我说赶在阳之前晒一次太阳。果不其然,当天晚上女儿就开始发烧,最高烧到 39 度,后来用美林降温,很有效果。第二天圣诞节周日,女儿白天蔫了一会儿,又用了次美林,晚上看着就退烧了。

27 日周二下午,我妈说午饭全吐了,我想大概率阳了。回家测了一下抗原,本来还担心测不出来,结果直接就是两条杠。她也没烧,刚开始也没用药,只是喝补液盐水补充电解质。

有人开玩笑说新冠是一个仁义的病毒,一家总会留一个人做饭。那就是我了,本来周末已经做了两天饭,现在早餐也得我做了。

结果没两天,周三下午我就开始咳嗽,周四 29 日早上做完早饭吃完,我觉得体温不太对,量了下超过 37 度,还是测下抗原吧。也是两条杠,那就躺平居家吧。

也不知道是我用的抗原更精准,还是我洗棉签时候搓得比较狠。除了我媳妇,我家都是刚有症状就能测出来阳性。有些同事都烧了两天了才测出来阳性,我这刚开始发烧就已经阳了。

这个病毒发作起来的确挺快,早上起床觉得温度还正常,上午11点多已经 39 度晕在床上了。吃了一片同事匀给我的布洛芬缓释片,好像没顶什么用,在床上继续晕。晕的时候我一直在想:“现在到底几度了/到底啥时候发挥药效啊/胳膊露在外面居然还不太冷/半天没看手机了,有没有同事找我审批/不会耽误了元旦上线的什么运营活动吧/去他娘的,我实在没力气看手机”。

一直晕到下午 2 点多还是 39 度,我觉得这药不行,硬让我儿子拿来美林,我自己倒了 10 ml 灌下去了。我媳妇还念叨我,你不能这么吃药,这么吃药会过量,赶紧把美林拿走了。我心里其实计算过,10ml 是 200mg,缓释片也是 200mg,而且距离吃缓释片已经 3 小时了。我自认为没啥问题,但没啥力气跟她争辩,反正已经喝了。

美林效果是真好,没过半小时,发了一身汗,温度降到了 38 度。不知道是原研药的功劳,还是混悬剂的功劳,起效就是比国产杂牌布洛芬缓释片强。一遇到抢购脱销,连这些平时卖不动的杂牌布洛芬都涨价卖,甚至想买还得找渠道。

能站起来了,也能看手机了,赶紧处理了一下如流消息和各种审批,然后再躺下。后来没有再烧到那么高,也没用退烧药,吃了两天有退烧成分的快克。一方面能把持续的低烧压下去一些,一方面压一压咳嗽,让我晕一点儿休息得好。第二天也就这么晕乎乎地过去了。

第三天周六,也是 12 月 31 日,躺在床上看朋友圈各种年终总结,辞旧迎新,实在没什么兴致参与。但起来发现不烧了,就是头略微还有点儿晕,又躺了一上午。到下午觉得精神还不错,周末不能就这么过去,就趁着最暖和的时段带着全家去海淀公园玩了会儿冰。

2022 年 12 月,就这么凑凑合合地过去了。

《2022 年 12 月》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