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和永远

目录 回忆, 社会

要像明天会死去那样活着,要像会永远活着那样学习。

今天天气不好,阴沉沉的,据说有雪。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站在很高的地方,很害怕,下面一片空虚与飘无。一个晚上就在梦里挣扎,早上罕见地在别人没起来之前自然醒了。自以为没有恐高症,不知道为何如此的害怕。难道是昭示着什么?

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自从进了大三以后又陷入到了迷茫之中,大一的迷茫是对未来无所知的迷茫,现在的迷茫是对未来无所把握的迷茫。整个生活似乎建立在空虚的不确定的未来基础之上,总感觉不塌实。

上午在报刊阅览室看久违了的《新周刊》,没有吃中饭,回来以后泡了包面。

到了年底了,事情也有很多,两门专业课下学期换教材,要从书店订购。火车站过来卖票,N多次通知,N多次更改通知。我只好让各班班长去做。其实都是小事情,做每件事都能很快解决,但是要是很多事情连起来压在你头上,就会发现,也是非常的浪费时间。我一直想让各个班去管自己的事情,并不是为了自己能偷懒,而是觉得当你以后回忆的时候,能想起来的还是自己班的同学,临近几个宿舍的哥们。为什么不以小班的名义去做些事情呢?可还是发现,在数学系,大家根本不习惯,年级的概念远大于班级。我这个学期忙于自己的事情,没有很努力的去做些活动,结果就是晾了一个学期。当然不可否认的还有一个原因是,大家很难凑到一块了。上课是要上课,下课还有选修课,双修日又有副修,再加上忙于各类的考证,估计最关心的也就是出国就业考研问题了。

我一直在想,能不能办一些Seminar,比方说关于计算机语言的,关于英语的。但是想归想,做起来很难。一个是缺少很多条件,比方说common room,比方说比较有责任心愿意负责的人,共有的时间。还有更重要的就是有没有人愿意参加,就像一个同学说的,虽然我的室友数学很好,但是我不愿意问他。就是一个面子问题,大家抹不开脸面去讨论,或者还有些互相看不起,如果有个大佬,可能就会好很多,但是都是同学,你到哪儿找?一个年级的力量也有限,官方的号召力也有限。有些事情我是深深的体会到了,不是一时激情就能办好所有事,也不是你觉得好的想法别人都会赞成,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有很多,这个社会就是需要妥协和折中。

之后会有连续的考试了,感觉很累,以后的事情再说吧。把考试搞好先。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边际效应》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